巧克力泡芙🍫

下拉超详细指南👇
差不多是个废人了
只堆一点自创人物和相关paro的文了
巧克力泡芙,叫阿芙就好。
开学就高中住校啦
差不多一个月回来一次
不定期更文手,很烂。
立志成为画手(不可能的)
爱着柚木普,一辈子。
雷区怕是没有的,不用怕踩雷。
因为我是杂食......
如果跟我聊天会很开心的!
虽然是个宇宙无敌超级大话废!
只会用表情包来掩饰的那种!
主业:
第五人格,杂食。主杰佣和裘杰;副园医和律幸
阿松,有些杂食。主长兄;副速度筋肉
宝石之国,杂食。主磷黑;副圆钻,同级生,脆皮,冬巡,冬担
副业:
地缚少年花子君。主花宁;副花光
小马宝莉,纯杂食。不过主虹林
-----------------------
最后就是给那些点红心的点推荐的和关注一颗超大的❤️!!!

堆点自己写的小篇戏文
没有任何游戏或动漫角色相关

那是一个,有着栗色头发的女孩。

她湛蓝的犹如整个大海的眸中似乎装满着对生活以及大海的向往。

她左手拿着几枚货币,在手心颠了颠又在我眼前晃了晃,试图唤回我出走的思想。可她晃动着的栗色的头发总让我想到克里斯汀--同样有着栗色发色和湛蓝眸色的女孩,现在已经由于海军的围剿行动而被海盗劫持去世了。

刚好也是这样的下午,昏昏沉沉的闷热天,阴云缓慢的聚集在酒馆上方,空气像是要凝固一样压得人喘不过气。她就拿着几枚货币推开已经斑驳无比而且打开时伴着令人牙酸的吱呀声的老木门,睁圆了眼从门口瞄上两眼,然后小心翼翼的关上门将那几枚货币推到桌面上,笑嘻嘻的看着我说来一杯威士忌就好。

我看着她默不作声的拿出玻璃酒瓶拔开瓶塞,她就顺手拿起一旁的玻璃杯--装啤酒的那种。

"小姐,你要知道。"我依旧看着她发亮的眸子"威士忌可不是用这种杯子喝的,它要更优雅些。"

然后拿起身后杯子架上的一个雕刻繁复的高脚杯,倒入威士忌后放了两个冰块,再次递给她。她会撇撇嘴不说话,拿起杯子装作优雅的小口抿着,然后开始说起她逃了海军的训练过来喝酒的过程,以至于她后来会经常被她们的凶狠上校扯着耳朵回去训练。

之后就是我得到她噩耗的那一天,天也是一样的阴沉压抑,几个海军正喝着啤酒谈论这次的围剿行动,叹息着哪位海军少女的死亡,我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她的名字--克里斯汀。在围剿时由于队伍被突袭打散后被一群海盗盯上当作人质时自己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回过神来后面前女孩还在试图通过晃动货币的方式来让我回神,我放下擦拭好的杯子,微笑着从她手里拿走货币。

"先生,一杯威士忌,谢谢。"

拿起酒瓶的我再次拔开瓶塞,她也是顺手拿着一旁的啤酒瓶,只是少了几分的大气和俏皮。

"克里斯汀...."

我小声喃喃着,面前的女孩抬头看着我。

"先生,你是在叫我吗?"

第五人格 (某沙雕向文

啊啊..咳咳....好,麦克风ok
好..!!现在是掉粉时间......!!!
是今天排位的事....
是沙雕文不要在意..
还有这个应该算杰佣的吧
准备好了就向下看!!!!
go!!

难得清闲的一天。

新的一场游戏又开始了,破烂的桌子上点着蜡烛 ,旁边三位队友正在商量着每个地图应对监管者的方法。

玛尔塔总是制定出最佳方案的那个人。

"那就是这样了,奈布先生去溜监管者可以吗?"玛尔塔拍了拍正在托着腮胡乱抠着钢铁护腕的我。

"可以 ,我没有什么异议。"

"诶,但是上一局你已经溜了那么长时间,不会累么?"艾米丽的声音从离我最远的一边传过来。这么说的话确实是有些累,上一局的裘壳异常的执着,即使在所有电机都开后还是没有放弃追着我跑。

"没关系,我可是佣兵,溜监管的话还是我来吧。"努力做出不那么劳累的表情后,那边的艾米丽也终是没有再开口。

始终没有说话像是掉了线一样的特蕾西一直没有说话。

悠扬的曲调哼出,玫瑰色的布料一角映入眼帘,哦,监管者是杰克吗。

一阵天旋地转后玻璃破碎的声音宣告着游戏真正开始,早已熟悉这种感觉的我止住即将呕吐出来的感觉和头晕,抬头找了离我最近的一台电机开始修。

一层雾气无声无息的笼罩在身边,手下电机发出的声响加上这雾气让破译的速度慢到极致,叹气在校准时故意松了手。

好的,一个完美的炸机。

在第三次"不小心"校准时送手炸机后,熟悉的心跳声到了。转头望向还还未到身边的杰克,做了个嘲讽动作立马跑到无敌点。

四条密码未破译,地窖未刷新。

好的大家和我一起皮,来,左转右转翻个板,前跑后跑爬个窗。

爬窗落地后还顺带嘲讽了杰克的泼妇跨栏,我估计杰克的怒气值估计在飙升,再看队友。

两条密码未破译,地窖已刷新。

"......"

沉默半晌耳边还是快速的心跳预警和看不到的杰克,只有红光在地面上捕捉着我的踪迹。在我第三次翻板砸到他后,他似乎意识到什么,转头去找别的求生者了。我再怎么在他面前各种嘲讽,得到的只是一个无视。

好吧,皮不动了。

顺手发了一个专心破译的我刚要转头找密码机修,就看到了一旁已经养了一脑袋鸟还在那里即使杰克朝她走过去还是一动不动的特蕾西。

一个修机可以顶三个人的特蕾西在那里光站着干什么,毫无疑问是挂机了,这下连艾米丽也救不了她了。杰克站在已经挂机的特蕾西面前,两爪子下去,被绑椅子了。艾米丽坚持不懈的救了三次后终是飞了天,默哀,默哀。

一条密码未破译,地窖已刷新。

救人三次后的艾米丽毫无疑问成为了杰克的下一个目标,修了一半电机的我和玛尔塔很快听到了当当两声,修机速度又下降了不少,一声惨叫后,艾米丽也是上了椅子,玛尔塔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拿着枪离开了电机。

哦,玛尔塔还有枪没用啊。

安心把剩下的修完,看到的却是艾米丽上天,玛尔塔倒地的样子。一直到上了椅子,她才发了个专心破译。等等,她为什么已经过半血了,我跟她还差了大半个地图。

不行,我奈布不救队友干什么!!我就是最后上椅子,被杰克公主抱,也要救队友........真香...

玛尔塔也上天了,周边的乌鸦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我知道再不找台机子,那些乌鸦估计就要在我的脑袋上面瞎嚎了,那声音甚至比电机的声音还烦人。

等等,为什么心跳这么强烈但还是没有看到杰克的红光????难不成是个佛的?

在漫长的修完机后,电闸开启的声音响起。刚要凭着大心脏加速去开大门的我被恐惧震慑,随后就是双脚腾空被打横抱起。思索几下刚才的想法就没有挣扎,可他却是朝着大门相反的地方走去。

五分钟后,前方地窖口的风声把我飘忽的思想拽回,挣扎下来后跑到地窖口刚想放个印记以示友好却又是被抓到倒地。

什么情况.....不是佛么...

失重感又一次袭来,然而没多久却被扔在椅子上。

强忍着想打人的冲动挣扎几下在升天前阴着脸比了个中指过去终是飞天。

靠,原来是个魔系吗。

---------------------------------------
噫呜呜噫说起来今天组队打排位基本不是杰克就是裘克,这让我万年不会溜这俩的人怎么活过去.....
我用奈布皮不动,还是安静当机皇吧...

我诈尸……

等等等等!
我来刷个存在感!
再不来解释一下我觉得我就要掉粉了……
本来就不多的粉再掉几个那我还活个ball……
容我解释一下为啥消失了......
呃.....几个星期,啊不半个多月,呸呸一个多月快俩月了……
因为我要中考惹........中考诶!
现在都不放假然后一连考六天!
每天累的要死要活,根本没有什么时间来肝文........
总之抱歉啦,六月二十四号我会加速肝文,一天肝他个三四篇再说!
在上上个月入了第五人格的坑了!也会产点相关文!!!!(在坑底遥望.jpg

就这样啦!等着我六月二十四号回归哦!!!!

柠檬莫吉托【宝石之国】

紧赶慢赶在整天的补习班里插空挤出来了几十分钟憋出来的短篇
意味不明的短篇,以至于我写完后就一直在思考:
我在写什么?
我写的是什么?
我写的什么意思?
我写的这些别人能看懂吗???
这样的事……
最后还是要发上来啦……
轻微的同级生组+脆皮组+圆钻组
我流调酒师辰砂和赌气来酒吧的钻石
也改动了上次发的片段
OK的话👇!







黛雅第二百零一次坐在了原来的高脚凳上,鼓着嘴衣服气呼呼的样子。

辰砂第二百零一次看到黛雅坐下后叹了口气对着她说出了第二百零一次的问句。

“欢迎,请问来点什么?”

“辰砂........我要不行啦……波尔茨的脑子里面完全没有'浪漫'这个词的概念....”

“............”

辰砂轻抿着有些干燥的嘴唇,也只是看着黛雅一言不发,不是她不想去安慰,而是她根本不知道怎样安慰。于是辰砂只能老样子的叹了口气听着黛雅的抱怨。

“辰砂,帮我调杯酒吧,随便什么,拜托啦?”

不知说了多久的事情,黛雅一句话将辰砂从堆积的满满的抱怨中拽了出来。

辰砂出神想了一阵又回过神来点了点头,习惯性的用手拢了拢红色长发用吧台桌上的黑发带扎了个松垮的低马尾,仅有几缕较长的发丝挡住部分视线。

她垂着眼敛着眼神看着手中刚打开的雕刻繁复的玻璃酒盖,听着旁边单手托着脸的黛雅开始新一波抱怨着不懂浪漫榆木脑袋只知道板着脸皱眉的波尔茨。

她想给黛雅调一杯柠檬莫吉托,薄荷的清香和提神醒脑就着青柠的酸楚就犹如当时钻石讲的开始了很长时间却依旧不知以后结局到底是happy ending还是bad end的恋爱故事。

黛雅的话从抱怨逐渐转变为初识波尔茨时恋爱的美好,辰砂手中的白朗姆和黑朗姆也倒了差不多点。但脸上始终没什么表情,但却在听到下一秒黛雅无意中提起的敏感名字而猛然变化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回去。

辰砂沉默着递给黛雅调好的莫吉托,给自己在高脚杯里倒了三分之一的威士忌扔了块冰块,然后怔怔的看着这杯酒。但暗红色的眸中也只映着镀了金一样的酒和反射着微弱光亮的冰块,显得深沉又认真。思绪飘到哪里去了?连辰砂自己也不知道,但眼前却是恍惚出现了一个薄荷绿色头发笑的阳光灿烂的女孩儿。



是超烂没错了……】


柠檬莫吉托 宝石之国同级生组(仅是存档)

哇终于中考体育和三模完事啦!
我要复健更新啦!
我觉得我再不更新仅剩的几个粉就会掉光.....
一拖拖了几个月大概????
但现在这篇文也只是想到一些片段……
也没有大概框架只是片段而已
这次的文大概是宝石之国的同级生组
具体文我试试用我树懒一样的速度肝好....
我流调酒师辰砂,下面放片段(超短
占tag了嘛?占tag了的话先说个抱歉....)


【辰砂用手拢了拢红色长发随手扎起马尾只留下脸颊两侧的两缕较长发丝,垂下红色的眸敛着眼神看着手里的朗姆酒,听着旁边拿着高脚杯单手撑着半边脸一副微醉样子的黛雅抱怨波尔茨不懂浪漫就知道板着脸皱眉。但她脸上没多少表情,眼中却是少有的认真。黛雅的抱怨逐渐转向初识波尔茨时的初恋感觉,辰砂手中的朗姆也向调酒杯里倒了差不多点的白朗姆和黑朗姆。她想给黛雅调一杯柠檬莫吉托,少之又少的酒精被薄荷的提神醒脑与清香和青柠的酸楚混在一起,就犹如当时黛雅讲的清新开始之后很长时间却不知道是happy ending还是bad end的恋爱故事一样】

嗯没了......就这么短而已,我觉得我都不应该拿出来....

柠檬莫吉托我也只是在之前的超热的暑假去表哥家,他闲着没事给我调的,具体味道忘记了但是那种喝下去的感受我到现在还记得,总之肥肠好喝就是了,墙裂安利!

红松向短打

脑洞来自于一篇小短漫
脑洞和梗“恐惧和他的眼晴”揉在一起了
⚠️完全意识流,ooc致歉
(其实是为了发泄不良情绪orz……
无cp向描写
妄想有!妄想有!妄想有!
假装是一个在家里受妈妈宠爱的幺子
椴松视角

OK的话👇



👇



👇



👇



👇




我,松野家最小的幺子。

要说因为是幺子,所以在妈妈那里最受宠的我理应不会怕哥哥们的。

事实上我也不怕,但除了一个人。

他,松野家长男,松野小松。

就只是看到那双眼而已,我就会害怕的挪不动双腿。惹他生气的话,被他的眼睛盯上,无论是不停道歉还是逃跑......

在那时,却完全做不到。

从什么时候开始害怕的呢,他的眼睛。

中学时代的时候,小松尼桑就不务正业,逃课打架,他都做得出来。多亏他,和他长相一样的我们剩下的兄弟都被找过茬,而且不止一回。

但在某个平常的下午,我在参加完社团活动回家的时候,被慌张的十四松尼桑告知空松尼桑和小松尼桑打起来了。

原因是因为空松尼桑觉得小松尼桑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了,而小松尼桑不服气。

我和十四松尼桑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那里,他们两个人还在地上撕打,大吼。

“小松!不能再这样了!好歹你也是长男!给我担负起照顾弟弟的责任来!”

“哈?为什么是长男就要担负啊?!老子爱怎样就怎样!”

小松尼桑的眼神撇向站在墙后只探出脑袋的我,又默默收回去。他一脚踢开空松尼桑,站起身来走到我面前,面无表情,但那时候的眼神,就是我一直以来的噩梦。

无情,不羁,恐怖。

令我在之后无数个夜晚被吓醒的罪魁祸首。

那就是小松尼桑,和他如恐怖怪物一般的眼睛。

呜哇,被日lof还是头一回的事诶!我都快炸成天空中最灿烂的小烟花了呜呜呜(日常发疯🌝)二模之后的惊喜嘛我要开心到炸裂了!!!以后要努力写文了啊!

速度松

梗来源于b站某up的搬运
choro视角
我又蒙混过关来惹!(别打








我看到了、真真切切的看到了。

不管那是梦还是别的什么,我都看到了。

在海边沙滩上走着的,一直背对着我的,那个红色身影-----小松尼桑。

海边的风是咸湿的,这也没给燥热的空气带来多少凉意,只是把小松尼桑的卫衣帽子刮偏了一点而已。

转了个方向他还在继续走着,向着海里。

“呐小松尼桑,回去吧?”

我尝试着叫住他,可这些话发出的声音像是被风刮走了一样,传不到他的耳朵里。

“该停了吧?”前面可是大海啊。

我努力叫喊到最大声,看见海水没过他的大腿。沉溺于深海,我闭眼。

再睁眼时眼前是一片漆黑,被海水包围的怪异感充满全身,比起在水里还能呼吸而且一张嘴就是一堆气泡贴着脸颊上浮产生的痒意。我更在乎的还是面前坐着的“他”,又或是“他们”。

我呆愣的看着面前一个是正常成人男性体型的小松尼桑,还有另一个明显是小时候的小松尼桑。

此时他们的嬉笑一如往常,可那双宛如世界支离破碎一般的眼。

多久没看到了?

他们同时开口。

“呐,轻松。”

“你现在的大哥和
你以前的搭档。”

“想让谁留下,把不要的杀掉吧。”

黑色的感觉很不妙。

没错的是我本人了👏

🇺🇸poiiuyyen🇬🇧:

身为一个艺术生,我是右边的人

256建筑组日常

日常ooc
日常发疯
谜一样的视角转换
垃圾一样的文
OK的话👇
👇

👇

👇

👇

👇





春天,阳光正好。

早上和兄弟例行告别例行被无视的空松出门了,例行偷拿兄弟私房钱被发现结果还是逃掉去打小钢珠的小松出门了,例行刷完sns的椴松也打扮好出门了,例行喂猫的一松和去看喵酱的live的轻松一起出门了。回过神来只剩了自己和在院子忙活的妈妈。

“无聊”

这样的两个字在空空荡荡的脑子里出现了。打棒球?突然间没有兴趣;去帮妈妈?不不没有什么力气。回想过来就是因为早上没有吃饭才导致成现在这样。

“咕------”

扁掉的胃发出抗议的声音,在空旷的屋子里格外响。大脑里像是要死机一样不停的闪过“饿”和“无聊”两个词。

过了多久,皮鞋踩上木板地嘎吱声传入耳中,随后是一个蓝色的穿着无一不让人感到很痛的身影拉开了门。

“呜哇啊,你怎么了borther!”

空松显然被躺在地上一副要死的样子的十四松吓到了,一个激灵后退一步又马上蹲下摇晃着十四松。

“饿.....”

十四松奄奄一息的吐出一句已经不像说话的句子。即使是这样空松也听懂了。

“哦哦,my litte jyushimatsu 我懂了,就让我来拯救你吧!”

空松非常痛的从皮夹克的内兜取出了几张纸钞,随后换了身衣服---普通的蓝色卫衣。

“哼~咱们去外面吃吧,怎样,十四松?”

“诶,出去吃饭竟然不叫上我,狡猾--”

不属于屋内两人的幺弟的声音从空松身后传出来,椴松手里拿着手机,一脸不满。

“诶,啊不不,totti也要一起吗?”

空松无措的挥着双手向站在身后的椴松解释。

“那是当然的吧?正好我也有推荐的店铺。”

地上的十四松终于有点活人的生气,从地上爬起,一改之前奄奄一息的状态,满脸期待的看着空松。

空松看看左边正在不满的幺弟和右边一副星星眼的十四松,自豪的感到自己“哥哥”这一身份终于体现出来了。

“好,那就走吧!”

椴松小女生样的打着遮阳伞手里不停地刷着手机,十四松则是一直不停的甩着袖子嘴里重复着“吃、饭,吃、饭,吃、饭....”之类的话。

正当就快要走到虚脱的时候,椴松收起了伞,停在一家装饰不算豪华的小店。

“哦哦,终于到了吗我命中注定要来的店铺。”

即使累到瘫坐在椅子上的空松也还在坚持说着痛语。椴松白了一眼空松,转头笑着问十四松。

“十四松哥哥,你想吃什么呀?”

“唔嗯...牛肉饭!!!!”

十四松托着袖子想了想。空松也同意要一样的。

“那好,请给我们三份牛肉饭。”

牛肉饭上桌,十四松就拿过一碗,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样,快速的往嘴里扒拉饭和肉,椴松则是对饭没有兴趣一样的看着手机,空松专心致志的一口肉一口饭慢条斯理的往嘴里送。

椴松突然起了兴致,拿起手机,打开相机。

“空松哥哥,十四松哥哥。”

椴松招呼自己正吃的高兴的两个哥哥,就在空松和十四松回头的瞬间,椴松按下了快门。

“诶---!拍上我了?!!要看要看!”

吃完碗里最后一口米饭的十四松满血复活,扑向拿着手机拍照的椴松,椴松灵活的躲开,制止住要再一次扑上来的十四松。

“不行呦,我还没有看。”

待十四松安静下来,椴松调出刚才抓拍的照片,惊讶的发现两个哥哥在无意识回头被拍是真的可爱。椴松在心里愤愤不平。

---狡猾,真是太狡猾。

不明所以的空松还在一口一口吃饭,丝毫没注意到椴松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

“那....这次就空松哥哥请客吧!”

“好好!!!!没有异议!!!!”

十四松也在旁边跟着嚷嚷。空松显然一副不明白一切事情却被针对的慌张表情

“诶,诶,那,好的。”